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六味小说网 >> 山河盛宴 >> 第186章 本王在此,轮到你吹?

第186章 本王在此,轮到你吹?

“做个交易怎么样?”

易人离警惕地盯着她。

“或者说,演场戏。”

厉笑回头去看易铭,易铭却转开了目光,只看着易人离,淡淡道:“也没本子给你,咱们随意演。故事的主题就一个,你深爱厉笑,却不得不眼看伊人嫁我,为此辗转反侧,忍不住在她新婚之夜跟踪窥探,却发现她的良人是个床上变态,你怒极为心爱的人出头,要将她救出我这魔头的魔爪。”她点点头,对自己临时现编的剧本十分满意,问易人离,“你演好这个本子,我就让你们这对苦情鸳鸯走。怎么样?”

易人离:“……”

厉笑:“……”

易人离打量了易铭半晌,确定这个家伙没有发疯,才一字字艰难地道:“不怎么样。”

厉笑垂下了头。

易铭又瞄她一眼,耸耸肩道:“那你就等着被易家的人包围,救不走厉笑还是其次,自己也得交代在这儿。”

易人离懵了一阵,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剧情走向,转头去看厉笑,却见厉笑垂着眼,长长的睫毛耷拉着,那睫毛,眼看着就慢慢缀上了一些闪亮的东西。

他有点受不了。

从锦衣玉食公子哥到混迹陋巷小混混,无论境遇如何,他有一点都没变过。

受不了女人哭,尤其受不了原本天真快乐的女孩哭。

外头有骚动,人们听见巨响都奔了过来,对面易铭用匕首敲着掌心,不急不慢,似笑非笑。

易人离飞快地低声问厉笑:“怎么了啊?”

厉笑哪里答得出口,只拼命摇头,摇落一地的泪水。

她哪里说得出口,要易人离顶着这样的名声把她救出易家。

易人离盯着那泪水看了一霎,忽然一个转身,一把将厉笑抱起,纵身一跃已经上了床顶,再一跃又上了屋顶。

他一转身,易铭手中的匕首,飞快地对着自己的胸口插了下去。

嗤一声鲜血飞溅,她眉头微微一皱,怕痛地嘶了一声,随即便“大怒”喝道:“何方恶客!敢闯我西川易家!”

易人离在屋顶上大喝,“易铭,你真是寡廉鲜耻!厉笑这般好的女子,你如何能那般折磨她!”

说话间他已经在林飞白接应下越过两重屋顶,易铭也从破洞里追出,一边捂着伤口一边大骂:“胡言乱语!你活得腻味了是吗!为一个女人,竟敢伤我!”

易人离咬牙大喝:“你这禽兽,哪里配得上厉小姐!还敢那样对她,也不怕天打雷劈!”

厉笑的哭声适时响起。

底下的人懵懵懂懂追过来,此时禁不住眼神乱飞,虽然只是寥寥几句话,实在信息太多,简直就是一场足可以编排三天的大戏。

易家新任家主夫人外头有人,这男人还追了过来。

易家新任家主床上有疾,引得新夫人哭叫,老情人愤而出手。

真是……刺激。

刺激到忘记了刚才还沉浸在家主可能是女人的劲爆消息中。

上头易铭奋起直追,却始终和易人离几人差点距离,在一次最接近的时候,她好像“重伤不支”,一个踉跄跌了下去,在跌下去前,她低声道:“往东北方向走,那里竹林后有条夹道,走到尽头左拐有个门,就能出去了。”

顿了顿,她又低声道:“……对她好一点。”

易人离脚步一顿。

被搂在易人离怀里的厉笑,听清了这句话,不禁回头。

她看见易铭半跪着,一手捂着心口,正抬头看她,她身后一轮半圆的月亮,中间明亮而边缘淡薄,她就跪在淡薄和明亮的中间,月光浅浅的掠过来,她的脸也半明半暗,暗处的冷峻,明处的光艳。

她看过来的眼神很远很复杂,也像这月光,看似就在近处,其实早已在天空之上跋涉了无数年,便在这样的跋涉之中,她和她山海渐远。

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有一次月下花前,易铭和她说:“你看这月亮离我们很近,但其实可能它是在很远的地方。人也是如此,伴在身边的,未必心在那里。心在那里的,往往不能伴在身边。”

她听见今夜,易铭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笑笑,别怕。”

……

有人在月下和过往离别,有人在月下向未知处狂奔。

燕绥带着文臻一阵疯跑,真正的信马由缰,那马确实神骏,不仅带着他们以最飚的姿态越过城门,还狂奔了一个多时辰,燕绥也没管方向,也没有勒马,只一手搂紧文臻,抱着她在冬夜的风中狂奔,马蹄践烂前几日未化尽的雪泥,掠开的长发渐渐凝了霜。

这样的狂奔会留下很重的痕迹,追兵能够一直追过来,然而他不在意,不想在意。

他脑子里有很多事在不断回旋,那些旧事,一些支离破碎,一些变得诡秘,在脑中模模糊糊地闪现,再搅成一团乱糊。

这让他有点烦躁,睡久了的人浑身也不自在,他想要在这午夜里狂奔,松一松筋骨。

身后马蹄声渐零落,脑中的混乱也渐渐好了些,他勒马低头,看见怀中的少女已经闭上眼睛。

看上去像是沉睡,但是这种强度的奔驰中不可能睡着。

被颠昏了吧。

他皱眉,只觉得心头一揪,一种奇异的感觉慢慢泛起,他盯着文臻的脸,半晌,将她脸上的厉笑面具慢慢揭下,仔仔细细看着怀里人的容颜。

他的眼神如此用力,像是想用脑海中碎裂的记忆,对着这张脸,慢慢拼起。

他现在的感觉很奇怪。

他认得这张脸,也记得小蛋糕是谁,甚至也记得和这张脸的主人之间有过的很多事,但是这三者之间,好像忽然很难自然地联系起来,需要再寻找机会连接一样,而那种记忆也是有点混乱的,比如他就记得有一次遭遇刺客,这丫头曾经在水里踩了他的头。

这让他十分奇怪——他怎么可能让她踩他的头?

那就是很喜欢很喜欢她了?

此刻马儿悠悠荡荡,他很自然地向后坐坐,把她的身子往自己怀里按了按,这样她躺得会更舒服一些。

往后挪的时候,她的头发缠住了他的袖口,她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有点痛,他急忙把她的头发轻轻捞在手中,小心翼翼拢到她颈侧。

她的发质并没有想象中的好,有点干枯,他想了一会儿,觉得这不对劲,她原本应该不是这样的。

回想的时候,他很自然地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把她因为冷汗黏住的头发一根根拈起拢好,又凑近去嗅了嗅。

原本以为这种情况下,她肯定是没时间洗头的,想必气味不敢恭维,没想到少女是世上最珍贵的瑰宝,有种天然的馨香,经久不散。

他忍不住沉溺了一会儿,将下巴轻轻搁在她头顶上。

马儿悠悠地踢踏,月亮在前方淡淡地亮,山路似乎没有尽头,走过一山又一岗,闻遍天地的花香。

他只觉得此刻风光静好,于记忆中难得。

然后忽然惊觉,自己方才那一刻的所有动作如此自然,像是曾经现实里或者心里做了无数次。

那是他的身体语言,在意识还没确认之前,身体自然选择了她。

那就不仅仅是很喜欢很喜欢了。

挺好。

路边有块平坦的石头,他抱了她下马,坐了下来,把她的脉,忍不住皱起眉,她的身体状况,真是太糟糕了。

有很重的内伤,事后又没调理,然后用了虎狼之药,硬生生压住。之后奔波劳累,殚精竭虑,伤势随着时间推移不减反增。

她不是被颠昏的,是虎狼之药药性过了被反噬,又因为绷紧的心弦终于松了,才瞬间崩塌。

这崩塌要想重建,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先前时间紧迫,只听厉笑说,他和她与大部队失散,又被人追杀,她带着昏迷的他一路逃奔,坚持了很久。

现在,轮到他照顾她了。

他的掌心按在她前心,正要闭上眼睛,忽然睁开。

月色辉光下他眸光冷冷。

风中有腥臊的气息,树丛里忽然游移出无数绿莹莹的光点。

远处隐隐有嚎叫声,苍凉而暴躁。

站在路边的那匹骏马,开始瑟瑟发抖,好像马上就要跪下去。

冬日饥饿的狼群,是大山里最可怕的生物。

更可怕的是,更远的地方,还有红色的眼睛,黄色的眼睛,在莹莹闪烁,逐渐接近。

风卷腥臭,满山兽动。

而他,重伤初愈,还带着昏迷的文臻,要面对这满山兽潮也罢了,更可怕的是,兽潮不会无缘无故而来,背后必然站着能够无穷无尽召唤助手的劲敌。

耗也能将他耗死。

这几乎是生死之境。

他抱起文臻,扑向马匹,忽然树丛猛地一弹,几道灰影飚射而出,几乎刹那之间,就撕裂了那匹想逃却已经逃不动的马。

骨肉撕裂和吞吃嚼咽之声在这午夜听来清晰,让人头皮发麻。

而四面树丛里,那些绿莹莹的光越来越多,仿佛整座大山的狼,都已经嗅见这里食物的美味,闻风而来。

燕绥抱着文臻站起,听了听一片寂静的山林,忽然开始……唱歌。

唱《东堂版甩葱歌》。

“是谁在陌生的东堂,对着这个世界在歌唱,又是谁在下水饺,叫你们一群馋猫都舞蹈。所有烦恼通通都抛掉,所有曾经向往统统都忘掉,我只做我想要,请你一定不要想太好。跳支甩葱舞,回去做卤煮,快点别挡路。跳支甩葱舞,我的厨房我的锅铲我做主。”

有点乱的记忆,很多事都在浮沉,这段歌词依旧闪亮,第一时间冲上回忆的沙滩。

魔音就是魔音,脑子撞坏了都记得。

燕绥唇角含笑。

他还记得文臻唱这首歌的时候好像是喝醉了,醉得像只疯癫的猫,之前还有一段滴哩吧啦的前奏,实在是难度太高,他唱不出来。

他还记得她唱那歌的时候实在可爱,哪怕喝醉了酒胡言乱语都撩得人心花要开。

他的声音原本微微有点低,像因为太懒散不想开口,总压着点声线,偶尔尾音微微扬起的时候,便显得又低又磁,十分勾人。

十分勾人的声音唱这神曲,比五音不全的某人唱得好听多了,显出几分活泼欢快来,但他唱的节奏很奇怪,这节奏很强的歌,他偏偏每个节奏都不在点上,便是不通音律的人听着,都会觉得这美妙声音这样唱歌,实在叫人难受得想吐血。

四面虽然还是一片寂静,好像只有燕绥的唱歌声,但寂静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节奏在被不断打断,四面树丛里簌簌声响越烈,绿色莹光一闪一灭,群狼似乎也很烦躁,并没有立即扑出来。

燕绥唱了一遍,又唱了第二遍,树丛中一直持续着的骚动渐渐停止,不断汇拢来的绿光也停止汇聚,原有的绿光开始往后退,似乎感觉到了危险。

燕绥便是在这个时候出手的。

他之前已经抱着文臻站起来,忽然一脚踢在那块巨石上,巨石呼啸飞出,一路砰哩趴擦撞飞无数树枝灌木野狼,最后咔嚓一声撞断一棵大树,大树倒下的瞬间,一条黑影冲天而起。

他墨色的衣袂散在风中,唇边一柄黑笛幽幽闪光,雪白的穗在唇角一荡一荡。

他似乎有些难受,皱着眉,咳了一声,又咳了一声。

他还没落下,燕绥手掌对地面一拍。

一声闷响,整个地面似乎都在震动,那几条趴在马尸上啃食的野狼齐齐惨嚎,被震出丈高,摔砸在四面八方,马身上一副白惨惨的肋骨生生带血被震起,肋骨尖锐,如同白骨之剑向那黑衣人激射。

那黑衣人只得放下笛子,却没后退,一脚踏碎马骨,无数骨片如暗器,呼啸反射向燕绥。

燕绥猛地将文臻甩出来挡暗器!

他甩得决然干脆,毫不犹豫,黑衣人一霎间连瞳孔都在放大。

那一霎的眼神既惊又疑,但终究不敢冒险。

他低喝一声,身后披风横卷,兜头将暗器卷下,那披风十分宽大,顺便将文臻也罩住,一拉。

但他披风兜头罩住文臻的时候,燕绥的假动作已经收回。

他扔出文臻,手却始终没有放松,一个旋身,已经将文臻拉了回来,团团一转,换成自己的背对着黑衣人,那披风当头罩下,正将他和文臻都罩在其中。

像黑夜忽然沉沉罩下。

原本空无一物的披风底,忽然明光闪现,直射燕绥心口!

燕绥却在此时已经整个人倒撞出去,撞向黑衣人怀中。

黑衣人却像早已有防备,手掌已经等在那里,掌心里一枚短匕刃尖向外,燕绥这凶狠一撞,就像把自己的后心送上去。

燕绥又做了个要把文臻垫背的假动作。

这回黑衣人已经不上当了,维持原动作一步不退。

然而燕绥要的就是这个。

他一脚蹬地,抱着文臻倒飞而起,半空中划过半圆轨迹,衣袂翻飞间一脚踏在匕首上,咔嚓一声匕首断裂,而他倒翻的背心正对着黑衣人的上半身,嚓一声轻响,他背心里竟忽然弹出一截尖锐的钢丝!

那钢丝还是黑色的,在夜色中难以辨别,无声无息顺着燕绥凶猛的倒翻动作,撩向黑衣人咽喉!

黑衣人根本没有看见那可怕的东西,久经战斗的本能却让他在刹那间汗毛倒竖,感觉到极致的危险,而喉头因为颤栗起了薄薄一层栗。

然后那一线锋锐如同死亡一般极致的冷便到了喉头,与此相随的还有细微的裂痛。

他急退。

捂住咽喉。

有细微的血线从他指缝间飚出,将雪白的手染红。

燕绥翻身落地,文臻还妥妥地抱在他怀里。

他很少出手,平日给人感觉懒散,能省一分力气省一分。

真正动起手来却狂猛凶悍,每寸肌肉都似乎要爆发出杀气。

你欲以一杆往生笛驱动这天下兽阻我路,我便裂了你咽喉叫你不能振喉发声。

本王在此,轮到你吹?

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www.96wei.com)山河盛宴九六味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

猜你喜欢: 帝龙修神(gl)清朝穿越记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重生妖女策天下仵作先生大清厚黑日常皇后在位手册朱门恶女梅若雪农夫家的小娇娘凤回巢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仙宫之主逆袭[重生]重生之女将星侯门衣香炮灰通房要逆袭金枝御叶千金记绝品贵妻重生空间守则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韶光慢重生之嫡女祸妃佛系少女不修仙盛世谋臣穿越之天雷一部
完本推荐: [综]与BOSS同窗全文阅读寒鸦全文阅读金枝御叶全文阅读[SKIP]故中二者无药可医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姜姒虐渣攻略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综]直播猎人生存手册全文阅读伴君全文阅读唯我独尊全文阅读幸村,美丽不是一种错误(网王)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佳婿全文阅读混在三国当军阀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末世求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之极品至尊九天重生嫡女悍妻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无垠通幽大圣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老胡同超脑太监龙王大人是我夫仙宫洪荒历诡秘之主魔临帝妃临天江湖史事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蛇蝎毒妃计中计我在三国当皇帝驸马要上天我能把你变成NPC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凤策长安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一见你我就想结婚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超神机械师穿成娘道文的女主玉玺记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盛宴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移动版 - 九六味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