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六味小说网 >> 山河盛宴 >> 第187章 有事夫君服其劳

第187章 有事夫君服其劳

那黑衣人疾退,燕绥忽然低头,眼神一冷。

不知何时,文臻身上竟然栓了一道极细极韧的线!

现在黑衣人迅速后退,这道线便被绷得死紧,如果燕绥不松手,文臻就会被勒成两段!

燕绥的手落了下去,光影一闪,手指从文臻身上拂过。

他松手,文臻便飞向黑衣人,黑衣人一手捂住咽喉,一手来接。

燕绥忽然恍然道:“唐慕之!”

黑衣人一呆,手一顿。

便在此时文臻睁眼!

她一睁开眼,还没看清自己面前的人是谁,脑海里忽然冒出三个字,似是谁在她醒来前一刻将之灌入脑中,她下意识喊道:“唐羡之!”

三个字一出,对面黑衣人再次伸出的手又一顿。

高手过招,须臾便是万年,哪能经得起这么一顿又一顿。

实在是惊吓太多。

但文臻此刻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喊了什么,这一声出来后她才正式醒转,并不记得自己方才喊了什么,只发现自己在空中飞,面前是那个掳走自己的黑衣人。

人的记忆本容易被最相似的场景唤醒,她几乎立刻回到了当初被掳的那一刻,想也不想一伸手,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匕首,直插黑衣人心口!

黑衣人与其说是被那名字惊住,还不如说是被文臻喊出那个名字而受惊,动作慢了一瞬,所幸反应依旧敏捷,猛地一个铁板桥向后仰倒,喉间鲜血喷出。

嗤地一声,文臻那一刀划破他前胸衣襟向前直抵咽喉,男子抬起一臂击飞匕首,文臻却在那一霎趁势匕首微微上挑。

一张脸,无声无息在刀下裂开。

没有血,冷月一弯,照亮一张略微苍白却依旧慑人心神的脸。

文臻的瞳仁瞬间都似乎放大了一圈。

连声音都忽然沙哑,沙哑地喃喃:“唐羡之!”

第二次叫这个名字,却已经和第一次截然不同。

砰一声文臻跌落他胸膛,下一瞬文臻收刀拼命向一边翻滚,燕绥已经上前一手将她抄回怀里。

这几个动作,两声呼喊,其实也不过两三个眨眼的功夫。

等他再抬起头时,黑衣人已经不见,山风空寂月色冷,寂静的山道上除了满地的骨片零落的血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文臻也不知道是刚才那一刀拼尽了余力,还是伤后受惊,又晕了过去。

燕绥抱着文臻,望着天尽头那一线渐渐铺展的鱼肚白。

那根神出鬼没的线已经不见,他的后背慢慢洇出一片狭长的殷红。

他似乎没感觉到背后伤口,只看着前方,晨曦之下的道路上,忽然出现长长的车队。

车队看起来很低调,没有明显的标识,也没有飘扬的旌旗,燕绥避到路边,目光落在前方车子前轮侧边一处不显眼的标记上。

他觉得这个标记很眼熟,虽然现在不记得是谁家的,但必然是大家族。

他低头看看文臻,她需要最充足的休息,最好的睡眠,最妥帖的照顾。还得是立刻,不能再耽搁了。

他等车队过去,抱起文臻,准备先找到附近的市镇再说。

他刚刚迈开步,不防身后是一个拐弯,拐角处忽然又蹿出一辆马车,那马车来势匆匆,猛地一转,车厢一甩,就把燕绥给逼到了路角。因为这条路一边是山崖另一边是斜坡,燕绥避无可避,第一反应就是用背抵住了马车,以免文臻被擦撞。背上伤口撞着车厢包铁的侧边,他嘶地一声。

便是在此刻,他也没忘记,在山壁上抓了一大把泥,飞快涂在自己和文臻的脸上。

马车立即停了下来,有人猛地掀开车帘,正看见被抵住的燕绥,惊得一声大叫:“祖母!我们压死人啦——”

燕绥:“……”

前方那已经过去的车队立即就停下了,有人匆匆下车提着裙子往这边奔来。

燕绥忽然有了一个新想法。

他抱着文臻,眼一闭。

装晕。

……

马车被挪了开来,燕绥和文臻双双“昏迷不醒”。一个真昏,脸色如纸。一个装晕,背后一片血迹,骨折之伤未愈,也很能唬人。

那马车上的小少年操着一口公鸭嗓子,一边大叫:“快快快把人搬上车,叫医官!叫医官!”一边自己已经等不及,跳下车去,看了看两人,选择先去抱文臻,结果一拉,没拉动,低头一看,燕绥把文臻死死拐在胳膊弯里呢。

那少年此刻紧张,也没多想,又去拉燕绥,结果也没拉动,那两人连体婴一样挂在一起。好在此时前方车队的护卫来人了,同时来的还有一位中年妇人,少年见了她,便如见了救星,在车辕上跳脚道:“张嬷嬷,你帮我和祖母说,真不是我故意撞的,是这人傻兮兮地蹩在拐角,那个角我这边根本看不见……”

那妇人端端正正行个礼,道:“岑少爷,夫人说了,让把人送到前面去,至于你这边,回头把清净经再抄个百遍也就罢了。”

“啊啊啊祖母你不能这样啊。”那少年哇地一下蹦起来,也不管燕绥文臻了,一溜烟钻到前头一辆大车里去了,随即便响起他叽哩哇啦的撒娇求饶之声。这边张嬷嬷也不管他,对四周随从道:“夫人说了,既然伤了人,自然要负责到底,先腾一辆车出来,给人看病养伤。”

众人便应了,一行人很有效率,当即便腾出马车,这车队有自己的随车大夫,又来给文臻燕绥看伤,稍后便向前头马车去回报。

大夫行到那辆依旧低调,四周护卫却非常严密的马车之前,恭敬垂首,帘子掀开,那少年探出头来问:“怎么样怎么样?没死吧?”

“回岑少爷的话,人是无妨的。那位小哥只是皮肉伤,倒是那位姑娘麻烦一些,似乎受了内伤。”

“怎么会受内伤?我可没出我的隔山打牛神掌呀。”

“许是遭受到马车车厢的挤压。”大夫谨慎地答。

里头静默了一瞬,一个微微苍老的妇人嗓子传出:“好生照顾。”

众人便领命而去。

马车内,遍铺锦褥绣垫,香炉烟气袅袅,红檀的隔断隔出起居和坐卧的地方,隔断不似寻常人家雕刻人物花鸟,而是一副战场厮杀图,正中还雕着一柄宽背长刀,造型古朴,虽是雕刻,也能看出刀刃锋利。凛然似有杀气。

帐幕边缘绣着金鳞黑腹的麒麟纹。麒麟的金色鳞甲在暗处幽然生光,赫然都是极薄的金片缝制而成。

这看似朴实的马车内部,豪华却可比拟王侯。

座上垂首看书的老妇人,穿一件石青色万字连绵寿纹裙,袖口处已经洗得微微发白,她年纪已经不轻,却看不出真实年纪,说四十许也成,六十许也可,虽衣着朴素,却气度端然,坐在这华堂之中,也丝毫不令人感觉局促。只令人觉得,她有种善于与周遭环境相融的奇特气质,无论是玉阙金宫,还是农户小院。

唯一要说有点格格不入的,就是这整个马车的装饰,华贵却肃杀,而这妇人,周身却萦绕淡淡书香。

那少年牛皮糖一样地黏在她腿上,正和她絮絮地说方才迟了一步是去看溪水下猴子打架的,至于那两个人也没事,可别罚他了罢。

那老妇人放下书卷,看了看他,叹了口气,道:“阿岑,怎么这个年纪了,还在贪玩啊。”

她语气中并无责备,眉宇间却锁着淡淡的担忧。

那少年阿岑不服气地道:“我没有贪玩,我文功课武功课都有每日完成的!”又摇晃老妇人的膝盖,“祖母,祖母,你且笑一笑嘛,我跑这么远来接你,很快就能到家了,你怎么还这么不欢喜呢。”

那妇人又拿起书,道:“我的家在青州……你去罢,莫要吵我。也别说清静经的事,你什么时候真抄过?不都是小庆替你抄吗?”

少年讪讪地笑一声,只得下车,回到自己车上,和自己的小厮小庆交代一声帮自己抄经,又和小庆说:“你说,祖母在外头这么多年,终于回家了,为什么还这么不快活呢?”

小庆垂下眼,不敢回答。

难道要他和少爷说,夫人和家主多年不合,为此长久独居青州,如今眼看家族出现危机,家主强制性地要求夫人回来,但夫人根本不想回那个家?

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他看着自家没心没肺的少爷,也有点愁。

族中都在传,因为少爷是男丁中病状较轻的,家主在无法选择的情况下,也把少爷选为继承人,以应对即将到来的风暴和安抚族中惶惶不安的人心。

就他来看,少爷这样的人做继承人,死得估计更快吧。

那少年百无聊赖地站在车辕中,经过花丛采一朵花,经过灌木抓一把灌木,然后把那花那灌木到处乱扔,却又扔不远,马车顶上很快堆满了乱七八糟的花木,他又指着那些残叶枯枝,大叫:“生长!”然后自己被自己逗乐,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小庆默默看着,摇摇头,认命地抱了扫帚去扫那些花枝。

听见身后少爷在问他:“哎小庆,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练成宜王殿下那手世间万物皆为器的武功呢?又要怎么才能拥有令万物生长的能力呢?”

“少爷。你能令河水瞬间解冻,狂风平地刮起,能用耳朵听书,用手指读字,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何必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身后的少年在快活地笑,小庆默默将马车顶上的灌木扫下来。

更重要的是,你何必要崇拜一个即将覆灭你家族的敌手呢?

小傻子。

……

晃动的马车停了下来,一个大夫拎着药箱下了车,一边道:“无事了。”一边吩咐一边的丫鬟,“那两人脸上身上都有泥,去打点水给擦洗一下吧。”

丫鬟便去打水,人一下车,燕绥便在晃动的马车里睁开眼。

马车很宽敞,文臻就睡在他对面,安安静静地,气色比先前好了一些。

他们的伤都处理过了。这车队果然不是一般人家,有专门的大夫,还有专门的懂医理的婢子给文臻做的包扎。

燕绥看了一圈,最终还是截掉了身上的包扎白布,取了一截四四方方的,给文臻和自己擦干净脸,在袖子里摸了摸,又摸了摸,几次摸空之后又想了一会,最后才在贴身里衣的袖子贴边里摸出一卷薄薄的皮状物。

燕绥一向不喜欢袖子里带任何东西,但很多时候又喜欢甩掉护卫独往独来,护卫们为了他出行方便,又不影响他的穿衣感觉,没少费心思,在他衣服的各个角落里安排一些必须的用具,武器什么的不用,燕绥天资非凡,擅长以万物为武器,就没有他到手不会用的,但银票啊面具啊什么的,中文会将银票折叠直接卡进燕绥外衣的饰边,而英语则将面具做得尽量薄,卷起来,贴在燕绥内衣的袖口。

燕绥的外衣已经给文臻换了,文臻那时候自然不可能细细搜检到银票,里头的内衣却没换,但面具为了让燕绥尽量没有存在感,做得非常薄,固然更能贴合皮肤,但是就容易露馅,需要再行妆扮。

燕绥之前装昏的时候已经看过,这附近离水源有一段距离,丫鬟打水没那么快回来,因此不急不慢在文臻怀里掏了掏,果然掏出一个简易的妆盒,里头有颜色深深浅浅的粉。

燕绥擦干净文臻的脸,给她戴上厉笑的面具,但完全就用厉笑的脸是不行的,燕绥就着妆盒手指快速地一阵抹弄,一张俏丽明媚的脸容很快出现。

那张脸轮廓比厉笑的脸稍瘦,鼻子比她略高,唇要薄一些,眉毛要英气一些,明明只是改了些细节,但看来就比厉笑美上一个档次,也比文臻原先的脸更招眼一些。

至于他自己,也完全不是同一个人,肤色略沉了一些,但依旧眉目如画,光艳逼人,细看来,竟然有点像易铭。

宜王殿下便是改装,也不肯委屈自己。

改好装之后便是看伤,文臻身上有很多细碎的擦伤,有根小指骨折了,没处理好,现在看来有点变形,想要不留下问题,只能断骨重新固定。

右臂上有一条很深的伤口,看样子会留下疤痕。

他的手指慢慢地在她右臂的伤口上抚过,一直游移到她的手指,抓住指根,轻轻一扳。

咔嚓一声微响,文臻的身子蹦了一蹦,额头上瞬间出了一层汗,却并没有醒来。

被加诸于身上的伤害太多太重,以至于她进入深层昏迷,无法挣脱。

燕绥也不希望她醒来,睡眠本就是最好的养伤方式。

他手指十分稳定,重新给她上夹板,给她包扎的时候,他嘴唇紧抿,眼睫沉沉地垂下来,倒像是自己在疼痛。

包扎好了,他最后用那白布条儿,给文臻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他凑近蝴蝶结,轻轻地吹了吹,真像一朵白蝴蝶的飞舞,他笑了笑,唇落下来,吻了吻她上了夹板的手指。

然后他舒舒服服睡下来,挤在她那半边,将一双长腿有点憋屈地搭在床边,握住她的手,内力源源不断输送,帮助她调理体内的淤积。

好一会儿,他松开手,额上也见了汗,却首先把文臻额上的汗擦干净了,又抓起她的指尖,在掌心轻轻地揉,从手掌慢慢揉到指尖,再揣进自己袖子里,

他做事一向凭心而行,之前如此,现在依旧如此。对文臻,他哪怕混乱了很多事,但那种心情仍在,爱意仍在,留恋仍在,看见她就觉得心底温软,觉得天地明亮,想要抱住她,抚摸她,将她的每寸肌肤都收在掌心,和她体温交换,感受彼此的热度和温软。

他确定这是他所爱的,虽经变乱不可摧折抹杀一分。

如今便是重新再爱一次。

那就很好了,至于其余事……重要吗?

门帘一掀,丫鬟端着水进来,一抬头却撞上燕绥的目光,她痴痴看着燕绥干干净净的脸,惊讶之余,脸慢慢红了。

燕绥对这样的情态毫无触动,瞟她一眼,搂着文臻,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示意自己要睡了。

他只一个动作,那丫鬟脸红得更厉害,一句都没问,忙不迭端着水退出去。

燕绥挑挑眉,搂着文臻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天色已晚,一行人要打尖。

车队的人包了这小镇上最好的客栈,也给燕绥文臻分了一间,燕绥“醒来”之后便和这车队的人说了,自己和文臻是夫妻,他叫大牛,文臻叫桃花,原是千阳镇的猎户,却因为得罪强梁不得不背井离乡,准备往长川投亲。

两人被发现的时候,都穿着普通猎户的衣裳,倒也符合身份。

至于燕绥为啥知道大牛和桃花的名字,自然是厉笑匆忙中提了一嘴。

这车队的主人也没对此多说什么,一副既然我弄伤了你自然要负责到底等你伤好再说的态度,诸般衣裳用度,也都给两人准备齐全。

此时屋内一灯如豆,文臻安睡,燕绥坐在床前发呆。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件事没做,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忽然有人敲门,打开门却是先前那个丫鬟,端着热水,这回神态自若了许多,垂着眼不敢直接看燕绥,笑道:“我们嬷嬷交代了。你家娘子身上又是土又是血的,该擦个身。你一个大男人大概做不惯这些,嬷嬷派我来帮忙。”

燕绥恍然大悟。

对啊。

小蛋糕儿得洗澡啊!

想到洗澡他忽然又觉得自己漏了什么事,一边想一边接过热水,道:“有事夫君服其劳,不劳烦姑娘了。”

那丫鬟抿唇一笑,目光在他脸上稍稍一停,道:“你家娘子是个有福气的。”说完要走,燕绥却忽然叫住她。

“敢问姑娘,一个人如果受伤生病,七八天没洗澡换衣,应该是个什么感受?”

他素来洁癖,每日必定洗澡,有时候一天两三次,所以还真不知道七八天不洗澡该是什么味儿。

丫鬟惊道:“你这是打算让你娘子一直不擦身洗澡?那岂不是要臭了?虽说这冬天也不流汗,可是受伤生病的人不一样。可不敢这么糟蹋。”

“哪能呢。我娘子不仅得洗澡,还得洗个痛痛快快的澡,烦请姑娘让店家再送些水来罢。”燕绥将门一关,转身举起胳膊,嗅了嗅自己。

又抖抖领口,再嗅了嗅。

随即他唇角一弯。

小蛋糕儿给他洗澡换衣了。

有道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还有句话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撞到脑袋因此忽然十分通达情理的殿下,在这个推论中感觉到了十分的愉悦,并且兴致勃勃地向店家多要了水,准备亲自好好给小蛋糕儿洗个澡。

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www.96wei.com)山河盛宴九六味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

猜你喜欢: 朕是红颜祸水巧为农家女王府宠妾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佛系少女不修仙自欢重生之嫡女祸妃农夫家的小娇娘一妃虽晚不须嗟长嫡娘娘她总是不上进欢喜债蛇蝎毒妃计中计盛宠之将门嫡妃千生序,九荒引凤踏九霄之逆天魔妃妾本惊华威武不能娶天芳报*穿越之天雷一部九重紫萌萌小甜妃千金记万千宠
完本推荐: 为你摘下满天星全文阅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未来之我要越狱全文阅读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全文阅读野蛮王座全文阅读以和为贵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全文阅读神仙日子全文阅读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黄半仙=活神仙全文阅读重返女神的日子全文阅读洪荒巫妖传(GL)全文阅读魔机全文阅读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以嫡为贵全文阅读时光抢不走的你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八零甜如蜜娘娘她总是不上进未来之最强萌妻寒门帝尊不二臣魔帝的天界小公主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农门娇俏小厨娘超神学院之老子是华烨三寸人间她美艳无双超级农民的美女军团超神机械师科技传播系统重生八零甜宝妻万古神帝蛇蝎毒妃计中计未来之师厨来自未来的神探永恒圣帝猛卒逆天神医妃九爷你节操掉了极品飞仙画春光冥王退休计划乡村神级兵王这个地球有点凶伯爵大人有点甜楚氏赘婿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盛宴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移动版 - 九六味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