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六味小说网 >> 山河盛宴 >> 第259章 拔腿无情的女人

第259章 拔腿无情的女人

-跑出一半路,愤怒得满地跳脚的文臻忽然一拍脑袋。

被燕绥气得,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还需要几具尸体来着。

十字坡包子店那个芳邻,往日没少欺负她,也没少欺负乡邻,据说背后有靠山,什么麻烦都能解决,四邻五舍的不敢惹她,文臻一直“忍气吞声”,就是等着走的时候,来一票大的就够。

小孩子才和你对骂。

我们成年人,要玩就玩一票大的。

她和易人离便折了回去,想趁大火还没扑灭,把先前几具烧死杀死的护卫尸首扛回去再说。

回到别院,潜入火场附近,大家都在灭火,雾气腾腾人影纷乱,文臻和易人离打倒一个护卫,换了护卫衣裳,也夹在人群中假装灭火。反正此刻又乱烟又大,人人脸熏得乌黑,谁也不认得谁。

太子和东宫洗马也在火场之外监督灭火,两人单独站在火场边缘一个有点偏僻的角落,气氛有点不对,周围的人便远远避让着。

文臻和易人离自然也不会接近,但文臻总觉得这两人状态有点不对,便有意无意地一会儿蹿过去看一下。

这两人,好像是在争执着什么。

易人离搬走了几具尸首,眼看差不多了,打手势要文臻走,文臻看那边好像已经平静下来了,有些不死心,决定最后一次凑过去再看一下。

她晃过去的时候,正听见太子对东宫洗马道:“张大人,你我师生数年,情分非常……”

又听见东宫洗马硬邦邦地道:“殿下不必再说了!正因为你我师生情分非常,所以臣才必须为殿下未来计,将今日之事……”

他话还没说完,太子便低低道:“是吗,还真是油盐不进呢,那就只好……”

东宫洗马转头道:“什么?太子殿下如果心存悔悟,应立即上书……”

“嗤。”

话声陡然顿住。

文臻飞快地向暗处一闪。

一蓬鲜血洒在青砖地上。

太子顺手一推,这个起火的马厩院子有一个倾斜的坡道,为了方便救火和隔离外墙已经被推倒了,此刻东宫洗马便顺着坡道骨碌碌滚了下去,一直往火场里滚。

太子立在火场之前,冷冷看自己的老师滚入火场,火光明暗起伏里,一张英俊温和的脸被映得扭曲狰狞,而顺着坡道滚下去的东宫洗马,震惊的眼眸里倒映这苍茫的天色。

这一下实在出乎文臻意料,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身影一闪,已经找到一个隐蔽的火也不大的角落,准备冲进火场,把东宫洗马弄出来。

不能确定这么做有没有用,但是她想试试。

只是这样做实在太冒险,四面全是人,偷偷摸摸外围搬运尸体可以,进火场救人就太容易被发现了。

文臻咬牙正准备冲,身子忽然被拉住,她一惊,人还没回头拳头已经砸了出去,结果拳头也被人逮住,肌肤的熟悉触感让她肩膀一松,回头便看见燕绥的脸。

他一言不发,顺势将她往角落里一拨,对着闪身过来的易人离做个手势,易人离会意,翻个白眼,抽出腰间长鞭,纵身闪入火场。

燕绥已经和她错身而过,迎向太子,高声道:“太子殿下,你怎么离火场这么近?”

太子一回头就看见这死冤家,刚干了坏事还在砰砰的心顿时停跳一拍,随即反应过来,跳起来指着火场大叫:“张洗马!张洗马刚才失足滚下去了!天啊!快来人救他!”一边一把揪住燕绥,生怕燕绥发现什么,燕绥轻轻拨开他,斜眼一瞟他道:“太子殿下,你这么用力揪住我,我很担心你会不会一个不小心,也令我失足滚下火场呢。”

太子如同触电般放手,惊疑不定地瞧着燕绥,燕绥心情很好地对他笑笑,笑得太子一抖。

火场里,易人离闪上横梁,腰间长鞭霍霍甩出。

此刻在救火的人们,都大惊聚拢来,拉着太子向后退,太子热泪纵横地挣扎,“别拦我,别拦我!我要去救洗马!”

燕绥:“好的殿下,快去救吧,说不定还来得及呢。”

太子:“……”

燕绥:“殿下快去啊,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今日尊师重道,亲自救人的义举大书特书,禀报父皇的。”

太子:“呜呜呜呜呜……”

还能怎么办。

我只能哭。

还好还是有有眼色的人的,惊诧地质问燕绥:“宜王殿下,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太子是国之储君,一身系东堂未来,总可轻蹈险地!便是张大人自己,也不会同意的!”

燕绥更加惊诧:“这不是太子自己说的吗?太子是国之储君,是我等之君,君有言,尔等岂可抗?你们是要太子自食其言,无信无义,无师无道,为千夫所指吗?”

火场上,易人离的鞭子已经捆住了张洗马的腰,将他拉起,文臻在另一处比较矮的地方接着。

底下,太子额头的汗一阵阵渗出来,燕绥越过他的肩对里头探头瞧,以一种大家都能听见的自言自语道::“奇怪,这个地形,好端端地怎么会站在这里?这里还不是斜坡啊,得往前走才是斜坡,这种情形,一向谨慎的张洗马怎么会往前走?真是的,也太不小心了,方才遇见我还和我说,要给朝廷写折子呢,这下折子怎么写……”

众人听着这段话,渐渐的,形容都有些古怪。

是啊,有点奇怪啊。

太子那么惜命,今晚却拉着张洗马亲自来了火场,还站这么近的地方,以前这种情形他一定有多远躲多远。

两人站在偏僻角落说话,周围人看似救火,也不会全然没有关注,气氛不对也是有些察觉的,也正是因为发觉气氛不对,所以大家都避开了。

先前院子里张洗马关于上折子和太子争执的一幕,大家都看在眼里,此刻一联想,都细思恐极,眼神不由自主地瞄向太子。

太子的冷汗,在这料峭春夜里,已经快要湿透腋下衣裳被人看出来了。

他心中暗暗叫苦,恨燕绥搞鬼,恨张洗马不识时务,恨自己怎么忽然就冲动成这样,怎么就忘记了燕绥这个妖孽还在这里,只要他在,什么事是他看不穿的?

还好,张洗马挨了一刀滚入火场,一定会被烧得尸首不全,便是怀疑,也没有证据了。

屋顶上,易人离接住张洗马后又接住了文臻。

“殿下啊,”燕绥问太子,“你说张洗马怎么会……”

“洗马啊!”太子忽然一声大叫,满面泪痕向后便倒。

众人急忙接住。

燕绥笑一声。

很好,装晕。

真是居家旅行应付逼问化解尴尬的必备法宝。

太子一晕,众人顿时乱成一团,纷纷涌上去救护,簇拥着太子回了主院,火也不救了,也顾不得注意火场的情况了。

燕绥最后一个走,看一眼墙头,已经没有人影了。

也不说谢他一下。

呵,这个拔腿无情的女人!

……

文臻和易人离之前早已雇好一辆大车,将弄来的尸体和张洗马都藏在车上,易人离看了一下张洗马的情况,便道幸亏太子技术不熟练,那一刀捅偏了位置,滚入火场后又运气很好,躲过了大火,又被及时救出……下面能不能活就看运气了。

文臻满怀希望地听着,却被易人离最后一句话呛得翻了一个白眼,两人赶车一路回去,在半途又接了君莫晓厉笑,四人感叹了一下太子的傻逼和陛下的傻逼——放着燕绥那样的儿子不立太子就是最大的傻逼。便匆匆赶车回到十字坡包子店。

包子店里人们都还没睡觉,正和隔壁茶肆老板娘展开一场热情洋溢的问候女性祖先活动,事情的起因是这边烧烤夜宵,茶肆老板娘又扔大粪了,大意是说花园草坪趴的烟气熏到了她家的狗,留守的人得了文臻的授意,之前随便忍忍,现在无需再忍,撕逼到最不可开交的时候,文臻回来了。

文臻悄没声息地回来,做被吵醒状,亲自上阵问候茶肆老板娘,人就是这样,你一开始凶狠也便偃旗息鼓了,你一开始惯着,一旦反抗,对方会分外不可接受,老板娘很快吵得热血上头,抄起手边的茶壶就对文臻那边砸过去。

文臻那边回了一只王八。

老板娘砸了一套茶盏。

文臻那边回了一条鳝鱼。

几番回合之后,头上挂着王八,脖子上盘着鳝鱼,裙子上缀着海带的老板娘怒气勃发失去理智,拎起茶肆里终年不灭的火炉子,越过文臻故意弄得很低矮的篱笆,砸到了文臻这边的草地上,在易人离的帮助下,成功撞翻了还有火星的烤架。

然后便起了今晚的第二次大火。

草地上有烤架,草地易燃,房子也易燃,文臻等人大呼小叫,不断泼水救火,火却越烧越烈。

因为那就根本不是水,是沉淀过的油。

茶肆老板娘一开始还笑吟吟看着,和自己的小二们说一句得罪我就是这下场,后来火渐渐大了小二们有些担心,都说要不要去救,老板娘依旧满不在乎,道一声老娘担得起,磕着瓜子看着那边文臻等人狂叫呼救奔走,笑得开心。

文臻则把属下朋友们分成三班倒,本着演戏也要轮流上的原则,一批人在上面负责奔走救火喊救命,谁喊得凄惨就不追究谁吃光零食且对老板娘见死不救的罪责,另一批人在屋子早已挖好的地道下面整理细软,带走腌制好的腊肉干粮,护理病人。

还有一批人则把那些从太子别院里拖来的尸首,扔进火烧得最猛烈的地方。

忙碌得差不多了,陈小田耿光也回来了,道顺利把易铭及其护卫引到了太子军队的大营里,两边差点火拼起来,解除误会后易铭脸色很难看,当即表示要去拜会太子,去太子别院了。

文臻笑眯眯地想,太子现在还在装晕呢,东宫洗马出事这件事,如果被易铭察觉,十有八九要做文章,太子想打共济盟捞军权和军功,易铭却不能让他真把共济盟给解决了,就让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先斗一斗吧。

对她来说,易铭今晚被调虎离山,她走得也更方便一些。

一切都忙碌停当,一行人背的背扛的扛,顺着密道撤出。文臻走的时候,还将那位张洗马身上搜了一下,找出一块玉佩,砸碎后留了一块在火场里。

砸完后她大喊一声:“茶肆老板娘杀我!”

她这边潇洒地走了,那边,茶肆老板娘插着腰,看着火势越来越大,却没人出来,脸上的笑渐渐凝结了。

正如包子店母夜叉不是母夜叉,茶肆老板娘也不是单纯的老板娘,在这四面交通的渡口,开个茶肆,正是搜集走南闯北的客商口中各种消息的好办法。

老板娘在此多年,一向做得不错,忽然来了个包子店,挤走生意还是小事,关键是抢走客人就没了消息来源。

出于愤怒,也出于上级授意,老板娘开始了对包子店的长期的挑衅和试探,但是对方却如乌龟一般坚忍,也如乌龟一般壳硬,今晚却忽然反击了。

反击的后果却令人发蒙。

老板娘等了又等,听见文臻临走那声大喊,终于发出一声尖叫:“救火啊——”

她身边扮成小二的属下急忙抄起勺子水桶,一盆盆的水泼向火场,但是已经晚了,大火已经无法遏制,还险些蔓延到附近百姓,百姓们早已报官。附近专职救火的巡铺和民壮们都已经赶来,但是火太大无法扑救,又有人指出放火的人是茶肆的老板娘,还说听见包子店孙二娘的凄惨呼救,听见扈三娘最后的死亡指控。

官府当即便把茶肆老板娘看住了,老板娘大呼冤枉,可冤枉什么呢,火可是你放的。

等到火势渐灭,火场里扒出几具烧得只剩半截啥也看不出来的尸首,老板娘彻底瘫倒了。

她有苦说不出,她这个细作,领的是见不得光的秘密任务,是大公子的“百脚”之一,平常能够隐秘地受到照拂,但是出了这样的大事,大公子绝不会出手引火烧身。

灌县县令已经赶来,一边抹汗一边想家主最近正在附近巡察,偏偏就出了这烧死几人的大案,今年的考绩便不要想了,越想越恨,怒道:“这女人定然是奸人,在此处别有所图,不然怎会这般心狠手辣,草菅人命!关押起来,好好审问!”

他本是心中恼怒罗织罪名,却误打误撞说对了不少,茶肆老板娘脸色惨白。

忽然有人急急跑来,低低在县令耳边说了几句,县令愣了一下,向后走去,老板娘目光越过黑暗,看见烟雾尽头,几个护卫长身而立,拥卫着中间一顶黑色轿子。

看见那顶低调的黑色轿子的同时,茶肆老板娘的眼底爆出希望的精光。

灌县县令已经走到那轿子前,恭敬地行礼,里头人并不说话,倒是轿子边的护卫道:“大公子回益阳城,路过此地,本想来这里最近很有名的包子店尝个新鲜,没想到已经出了事。”

县令道:“是下官失职,护佑百姓不力,给公子带来遗憾了。”

护卫又道:“凶手可曾捉拿归案?”

县令道:“已经缉拿在案。”

里头咳嗽一声,护卫便道:“大人真是才能出众。既如此,捉到案犯也便成了,勿要惊扰无辜百姓,也勿要牵连案犯不相干的家人。”

县令欢喜地弓腰:“谢大公子夸赞,下官省得。”

他身后,原本眼眸中满是惊喜的茶肆老板娘,听见最后一句,瞬间又转了死灰的颜色。

几句对话一完,轿子没了动静,护卫也不说话,县令躬身等着,莫名其妙,那护卫忽然指着侧方道:“那里好像有人在呼救?”

县令急忙告罪,急急带人去看,火场前冷清下来,轿子里的人道:“推我去看看。”

那轿子底下便伸出车轮,轧轧往火场去,轿子毫无顾忌地在那些零落的焦骨上碾过。

忽然里头人道:“停。”

轿子停下,片刻后轿子里的人道:“扒开底下的灰。”

护卫在半幅焦骨下找到了半块玉佩,递到轿子里。

那玉佩原本被文臻扔在火场中,被掉落的横梁和尸骨压在底下,原本很可能就此不见天日,但不知怎的,却被这人发现了。

里头又静了静。

轿中也是一片黑暗,只有男子淡色的衣襟在幽幽闪光,那人细长的手指按在残破的玉佩上,微微闭眼。

好像要在脑海里将这玉佩相关的一切勾勒出来一样。

他睁开眼,远处风灯的光芒从微微开启的轿子窗缝里泻入,映出他长眉青青,眸子如雾中远山一般清润。

随即他把玉佩递出来,道:“放到比较显眼的地方去。”

护卫依言把玉佩扔在焦骨上头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然后轿子抬起,黑色的轿子无声无息穿行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www.96wei.com)山河盛宴九六味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

猜你喜欢: 重生空间守则我就是这般女子王府小媳妇御前女官手记船长偏头痛仙宫之主逆袭[重生]皇后在位手册美人上钩天赐良婿大清厚黑日常国色大府小事九重紫田园佳婿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金钱帮重生之嫡女祸妃帝龙修神(gl)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凤踏九霄之逆天魔妃神医毒妃威武不能娶内庭商欢喜债重生嫡女有空间一品容华
完本推荐: 全地狱都知道魔王有情人全文阅读闺色生香全文阅读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远东的晨曦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写文全文阅读王妃归来全文阅读主君驯龙指南全文阅读为王[希腊神话]全文阅读凰妻倾世全文阅读就等你上线了全文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阅读彗星美人[星际]全文阅读我想和你做好朋友全文阅读心瘾全文阅读影帝今天也卡黑了全文阅读龙舞九天全文阅读朱门恶女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隐士全文阅读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家有庶夫套路深顷洛惊华首富小村医北斗前任无双都市大进化时代天降我才必有用超感应假说仙师无敌北宋大丈夫我真不是学神画春光无垠重生七零娇娇媳永恒圣帝天下第九龙王大人是我夫隋唐君子演义临渊行琢玉快穿宿主很傲娇未来天王大数据修仙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药门仙医寒门状元都市之极品至尊伯爵大人有点甜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盛宴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移动版 - 九六味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