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六味小说网 >> 山河盛宴 >> 第307章 正阳门下打石狮

第307章 正阳门下打石狮

宫门之前有一道门,是正阳门,百官在此下轿,白丁在此停步。

不过在正阳门外百步,还是允许一些百姓摊贩进入,以示亲民之意。

一大早正是早朝时辰,官轿川流不息,百官们脸上带着倦色,顶着稀薄的晨曦下了轿。

却忽然被一阵香气所吸引。

众人闻香而去,却发现今日那些不多的摊贩中间,多了一个不大的摊子。中央放着一个很大的铁桶样的炉子,旁边还有一个小锅,有人正在锅子上摊着什么金黄色的饼,有特殊的清香气散发开来。

又有人从那个铁桶里掏着什么,但是铁桶上有遮挡,看不出什么,隐约有人看见是一团团黑炭样的东西,看着很没有食欲,但是把那黑团子一掰开,便露出里头黄中透红的瓤,那瓤看着细腻鲜亮,日光一般酽酽的醇黄色,掰开的时候还拉出长长的金黄色细丝,看着便觉得甜得仿佛能滴出蜜,而掰开那一刻的香气,简直是爆炸式的,众人都觉得鼻端好像蓬地一下,瞬间就被那般温暖甜香给熏得要晕。

明明都是吃过早饭来的,但此刻忽然觉得,无法抗拒想再来上这么一看就又香又暖的一口。

于是便有人走过去了,捧着个焦炭样的东西回来,众人有点讶异地发现,先过去的竟然是那个端正严肃,平日里最不好凑热闹的御史中丞蒋大人。

众人看见蒋大人一口下去,鼻头上沾了焦炭,都没顾上。

众人都是人精,顿时都命家里的下人去购买,汉白玉广场上,到处都是三品以上大员捧着个焦炭在啃。

那种黄色的饼子也有人买,虽然不及炭团香气逼人,但清香有余韵,也是众人没吃过的新鲜吃食。

那个摊子后,张了一道帘子,后头似乎坐了人。众人虽有些奇怪,对口中食物也很好奇,但此刻已经快要上朝,众人急着吃完这东西,还要净手脸,也没来得及去讨论,纷纷忙着站好队。

一顶绿呢金顶大轿过来,太子过来,众人纷纷让开道路。

太子最近挟剿灭共济盟之功,风头正劲,拥趸愈多。现在朝中隐隐已经有了一些说法,说太子剿灭共济盟,且几乎本身无伤亡,此等军事才能实在非凡,之前都说宜王殿下平定长川是大功,如今比起来,那些阴私手段,哪里比得上皇家正嗣勇武光明?宜王风头一直越过太子,说到底,不过是储君胸襟广阔,看小丑蹦跶罢了。

虽然也有些关于他逼杀宜王殿下的传闻,但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宜王殿下素日名声实在太差,满朝文武谁没吃过他亏?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他手段狠辣强大,这样一个人,被温良恭谨的太子逼死?这简直等于要德妃娘娘当众给皇后娘娘端茶。

没可能。

是以虽然蒋鑫掌管的一向公正的御史台,也有御史递上几个折子,弹劾太子滥用公权,疑似欺凌亲王,但也没激起多少水花来。

而太子挟此大胜归来,在朝中人望更上一层楼,他关于逼杀宜王的辩解,听起来倒更符合众人心目中的既有印象一点。

今日大朝会,东宫之前已经派人私下暗示过众臣,燕绥文臻罪名还在其次,如今迟迟不回京,不露面,连一个自辨折子都没有,这不仅仅是藐视陛下和朝廷,是否还存在心虚畏罪,叛逃他处的可能?

这个他处没说明,其实指的就是西川,如今毕竟西川明面上还是东堂属州,自然不能直接说。

张洗马事件像一个炸弹随时悬在太子头顶,他一定要趁这个炸弹引爆之前,先把那两人打下来!

再说文臻到如今还没叙收复长川之功,有传言说宜王殿下已经替她向陛下要了未来的入阁机会,这要真给她入了中书,太子觉得自己以后也别想好好睡觉了。

陛下一如往常,对于弹劾折子十分慎重,留中不发。

这两年,朝廷减免商税,扶持商贾兴建各类作坊,允许商户招募农工,最近又收了长川,国库肥了一大笔,目前正准备改革税制,先提出了官绅一体纳粮,后头听说,陛下还想要趁着长川收服,西川共济盟被平之机,将隐然独立的那几州也纳入税收范围,集中天下财富至中央,这些都是可能动摇国本的大事,陛下心思都在这些天下大事上,并不愿意看见儿子们撕逼。

但对于太子来说,这些事都有燕绥和文臻的手笔,别看那扶持商户的事似乎和两人没关联,拍板这事的时候他可是在现场,刚进宫的文臻,一碗汤引老臣们回忆当年,君臣交心定百年国策,这已经成了佳话,外头还有话本流传呢!

做得越好,那两人声望越高,此消彼长,等到陛下万年之后,他能有什么好结果?

太子觉得憋闷,虽然陛下对于弹劾他的折子也是留中,但是他可不觉得这是公平,所谓老三被他害死,一看就是胡扯好么,能和老三对他的实际迫害比么?

父皇还是偏心老三!

所以近日大朝会,会有四分之三的官员上书,他也会带去证据,一定要在今日,要陛下给出个明确态度!

罪还是疑罪,但是不敢露面,就是心虚!

真要说被逼落水,那有种就一辈子装死不露面,不露面就没了亲王实力,还不是由他捏死。

再露面,那就是欺君!

太子在轿子中左右盘算,觉得今日胜券在握,心情颇好,也没注意区区一个路边摊。

他的车轿后还跟着一辆普通马车,并没有跟着他进正阳门,留在了正阳门边,等待传唤。

承乾宫高高的阶梯上,太监甩鞭,众人在意气风发的太子排列带领下,带着一身暖甜气息进殿。

广场上恢复了寂静,摊贩们也收了摊,只有那个今日刚出现的摊子留了下来,几个江湖捞的掌柜将摊子收了,恭谨地拉开摊子后的布帘,戴了一朵木槿花,显得气色鲜亮的闻老太太,笔直着背脊走了出来。

她凝目看着巍峨的宫殿,等了一阵子,看见一个高瘦年轻人走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然后闻老太太从怀里取出了一根擀面杖。

……

金殿上,皇帝正在揉着眉心。

昨夜和诸臣商量改革税制的事儿,意料之中遭到了那些老成持重的大臣们委婉的反对,让他不禁有些想念文臻当初第一次进宫,一碗汤摆平一群老家伙。

而底下纷纷扰扰,都是些混账事。

“陛下,宜王殿下落水一事并无实证,而如今太子已回朝,宜王殿下接诏却未奉诏,至今迟迟未归,此乃欺君行径啊!”

“陛下,太尉已经发文苍南,着令东南水师副将季怀远入京述职,季怀远却诸般推脱,明显有所依仗,心怀鬼胎,臣请将季怀远就地解职,由安王殿下亲自押送进京严加审问……”

“陛下,红薯和玉米都是司农监监正文臻所寻觅及大力推广,如今这两种作物种植都出了问题,粮食作物关乎黎民生计,此事不可不慎。如今圣旨早已发往西川,文大人却一直踪影不见,这定是畏罪潜逃,请陛下下令有司立即缉拿……”

“陛下……”

皇帝凝眉看着底下,今日朝堂之上,分外纷扰,似乎要下定决心,要将燕绥文臻的事,讨个明确说法。

虽然大部分官员并没有站出来,但今天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倒不是他们都赞同对宜王和文大人进行处罚,主要对于种种指控,总要当事人出来自辩,他人才有判断并决定立场的机会。如今燕绥文臻双双不冒头,真相不明,主角不在,便是要做好人也做在空处,官员们自然乐得闭嘴。

大司空单一令本算是文臻的师傅,可他因为年纪大了,现在一般也不上朝。之前鼎国公也嚷嚷过一阵子,左仆射周谦因为是明面上的宜王的人,也没法说话。

听着朝堂纷扰,周谦和鼎国公对视一眼,心底掠过一丝无奈和焦灼。

不管有什么冤情内情,好歹出来说啊!

别的不说,再拖下去,就算有冤情,也要被一句“蔑视圣旨”给压过去了!

皇帝听了半晌,实在头痛,觉得今日如果不拿出个章程,国事也别想讨论下去,只得道:“既如此……”

忽然一阵有点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随即一个太监略有些仓皇的脸出现在承乾宫高高的门槛上方。

宫人都经过严格训练,都讲究姿态从容端正,不是急事大事,绝不会有一丝失态。

众人都心中一跳,皇帝面色一凝,还没开口,那太监已经急声道:“陛下……正阳门外有人打石狮!”

轰地一声。

整个朝堂都乱了乱。

年纪大的臣子立即转身,年纪轻的,不熟悉规矩的臣子,还在疑惑地问:“什么?打石狮?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告御状!”鼎国公忽然哈哈一笑,挺着肚子就向外走,“哟,这可是新鲜事,从陛下登基以来,好像就没人敢告过御状,还是打石狮这种,臣倒要瞧个新鲜!”

他武将出身,出名混不吝,别人自然不敢跟着,都伸长脖子瞧着,有人在低低科普:“正阳门打石狮,是当年开国祖皇帝立的规矩。给天下百姓留一条直达天听,诉怨陈情的门路。也就是告御状,只是这告御状也有规矩,若是以民告官,便是赢了,也得流配三千里,所以本朝以来,还未有人敢惊动陛下。”

“鼎国公的语气,好像是说打石狮尤其少见,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正常告御状,正阳门下喊冤就行,打石狮,意味着,告的是皇族。”

……

皇朝规矩,有人打石狮,是必须要接的。

不多时,告状者便跟着太监到了承乾宫。众人伸长脖子,只看见一个年轻男子,弯着腰扶着一个老妇人,两人都垂着头,看不清面目,只是那老妇人手中还拿着一根擀面杖,擀面杖上沾着的白色碎屑,不是面粉,是狮子头。

众人:“……”

第一反应很震撼,后来想想,打石狮告御状这种事都出来了,做什么都不奇怪。

不过这两个人不是想象中的那两个人,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是那两人突然出现,并且用这种方式告御状,今儿朝堂一定能炸了一半。

太子紧紧盯着那个高个年轻男子,一种可怕的猜想几乎立刻就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

那好像是……张洗马!

这颗火药弹,还是要爆了!

对于张洗马,多方寻觅和试探过后,太子确认了他不在易铭那里,那就只能是文臻燕绥出了手。

太子没有办法找到并灭口张洗马,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一方面加紧对两人的攻击,一方面也下令城门领加强九城查禁,暗中画了张洗马的画像,日夜盘查,不让他进天京。

太子也想过是不是先构陷张洗马,彻底绝了后患,却又怕引起其余人的猜疑,但他对此也做了一定准备,此时虽然紧张,倒也不至于失态。

此时那两人已经走到殿中,对御座下拜,两人抬起头来,在场包括皇帝陛下,倒是大多数人都认识的,顿时一阵窃窃私语。

闻老太太一贯的精神利索,站得笔直,鬓边一朵红木槿衬着一头银丝,十分招眼,这般鲜亮的对比,却令人生出几分凛然之意,仿佛看见这瞎眼老妇从容表象底,不折的刚骨和悍厉来。

皇帝望着闻老太太的擀面杖,眉梢抽了抽。

瞧着有点害怕。

总感觉老太太的擀面杖,是打算来抽他的。

皇帝熟悉老太太,毕竟接进宫住过,安置在宫中第一鬼见愁德妃那里,结果听说德妃在她那里吃了瘪。

皇帝对闻老太太的战斗力略知一二,顿觉头更痛了。

而另一个人,令他更惊讶,他亲自给太子安排的年轻有为的师父,太子回京还特地和他报说,剿匪过程中张洗马中流矢身亡,他还唏嘘一阵,下令优加抚恤。

如今活生生站在面前,他看了太子一眼,却见太子也盯着张洗马,倒没看出多少心虚之色,他心中一动。

“闻老夫人,何以今日当众鞭打石狮叩阍?”

“陛下。老妇今日未曾叩阍。”

众人:“……”

齐齐看向擀面杖。

擀面杖抽石狮的事儿不是你干的吗?刚才鼎国公看过了,那坚硬的石狮泡泡头都被抽掉了一层皮。

现在你说你不是告御状?

唵,你用这种方法顺利进了承乾宫,然后赖皮说不是告御状,你老人家脸呢?

再回头一想,闻老太太是文大人的祖母。

嗯……明白了,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

“陛下,老妇今日本是来敬献祥瑞,不想刚到了正阳门,就听见了一件令老妇愤怒的奇事,老妇人一怒之下,挥舞擀面杖,陛下您也知道,老妇双眼已盲,激愤之下,可能不小心碰着了石狮,老妇人惭愧无地,稍后一定出资修葺石狮。”

众人:“……”

这无耻而险恶的辩词。

但是闻老太太是个瞎的,她说她无意中碰到石狮,这谁也不能硬指着她鼻子说你就是故意的。

这让殿中几个得了太子授意,本想以擅自叩阍惊扰朝堂罪名给老太太点教训的官员,都讪讪闭了嘴。

皇帝的目光落在了闻老太太身后,两个太监捧着一个很沉重的大缸进来。缸上盖着红布。

“老太太,祥瑞何在?”

闻老太太侧身一让,笑道:“陛下,祥瑞在此。”

喜欢山河盛宴请大家收藏:(www.96wei.com)山河盛宴九六味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

猜你喜欢: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田园佳婿重生女配逆袭之孤女皇后千生序,九荒引万千宠金钱帮重生空间守则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王府宠妾好木望天玩宋美人上钩清穿日常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盛宠之将门嫡妃凤还巢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为祸妾本惊华绝品贵妻王府小媳妇内庭商病娇毒妃狠绝色一妃虽晚不须嗟帝龙修神(gl)报*
完本推荐: 掌珠全文阅读姜姒虐渣攻略全文阅读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全文阅读霸宠落跑太子妃[星际]全文阅读忠犬得了狂犬病全文阅读田园佳婿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火影]喜当爹全文阅读异世流放全文阅读神级幸运星全文阅读写文全文阅读梦暖雪生香(种田)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祸妃全文阅读闺范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红楼之公主画风不对全文阅读天才邪医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综]直播猎人生存手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仙宫九天都市之极品至尊佛系少女不修仙顷洛惊华未来之最强萌妻朕是红颜祸水苍穹之上帝妃临天我真不想搞土嗨啊绝代名师家有庶夫套路深快穿之女配指南龙王大人是我夫诸天最强女主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冥冥之中喜欢你老胡同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明天下凌天战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九叔开山大弟子重生似水青春这个地球有点凶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系统画春光神医凰后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神魔之玥上为尊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手机版 - 山河盛宴全文阅读手机版 - 山河盛宴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山河盛宴 九六味小说网移动版 - 九六味小说网手机站